常州近一半老地名消失 网友倡议保护

2012年05月28日 09:45 人民网

近日,就在苏州启动吴文化地名编撰保护工作的同时,常州也有网友发帖呼吁保护常州老地名。而常州文史专家也在民间行动,做老地名的整理搜集工作。作为地名主管部门的常州市民政局表示,常州市民政局非常重视老地名保护工作,已委托常州工学院发展研究中心,成立了课题组,旨在加强老地名保护和研究工作。

网友发帖

倡议保护老地名

近日,常州本地论坛上,一篇网帖《保护常州老地名,让我们找到回家的路》引起了不少市民的关注。

发帖人“常州小城”称,“看到一篇文章《翻开老照片听乌龙庵里的老故事》,读到:乌龙庵——一片极富江南古韵的民居建筑群落的一砖一瓦,如今已是不复存在……我深思了好一会,忽然就想起这个‘一条巷就有一个故事,一条弄就是一段历史’的‘乌龙庵’地名,会不会从此也被‘埋葬于如今京城豪苑的身底下’呢?于是,又引发了我的疑问,与‘采菱路’‘草堂路’等一些浓缩了龙城历史文化的老地名,常州究竟有多少已经不复存在了呢?”

这位网友认为,常州的不少老地名,都与重要历史事件、历史人物、风土民情密切相连,“既然珍贵的老地名是一个城市文化与精神的遗产,那么,为什么不能把对老地名的保护摆在打造‘人文城市’的当务之急呢?为什么不能通过立法等手段建立起加强对老地名保护的约束机制呢?”他表示,如果对城市老地名再不重视起来,也许有一天常州人将找不到回家的路。

文史专家调查

近一半老地名消失

据著名老房子画家、常州文史专家季全保介绍,常州城池主要形成于隋唐时期,一共有13座城门。因此常州大部分的老地名也形成于隋唐时期,有1000多年历史。在城墙以内范围,常州有200多条主要的街巷、弄堂。也就是说,常州古城区主要的、历史悠久的老地名有200多个。

季全保是一个老常州,他几乎跑遍了常州的老街巷。说起常州的老地名,他是如数家珍。季全保说,在常州城区现在晋陵中路的位置,历史上有条巷子叫“成全巷”。这个地名来自千百年来老百姓心目中“万事好成全”的美好心愿,“我的父辈,包括我们那时候常州城里的老百姓结婚,迎亲的队伍都要在成全巷走一圈,以取成家立业之吉兆。一个地名意味着一个地域文化上的祝福和认同,”季全保说。

还比如常州古城区有一个地名叫“半山亭”,这个地名来源于王安石。王安石在常州做了一年知州,他在常州任上兴修水利,很是关心百姓疾苦。王安石离任时,老百姓为了纪念他而修建一座亭子,并以王安石的号“半山”作亭名。“半山亭”,多美丽的名字,在常州沿用了1000多年,后来在上世纪80年代因造房子半山亭被拆除,这个地名也就此消失。

还有一个地名叫“白云溪”,在常州人心目中,那里是常州文脉所在地。白云溪是条河,据相关文献资料,白云溪在城邑正中,西起大浮桥边的马山埠,南临后河的顾塘桥,东至唐家湾的学西街,北通迎春桥畔的白云渡。白云溪短短一里多长,有中国历史上大文豪苏东坡先生终老地藤花旧馆,清代的“常州画派”和“今文经学派”的创始人恽南田、庄存与及乾嘉年间诗坛著名的“毗陵七子”中的5位就住在这里。明清两朝,常州出了5位状元,有4位也曾寓居于此。上世纪70年代白云溪河填了,名字也跟着没了。

季全保说,除了白云溪、尚书弄、书卷弄这类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老地名,常州还有很多地名带有行业、人的身份特点。比如住有大户人家的地方叫“孙府弄”,住了一些杀猪屠户的地方叫“杀猪弄”。杀猪弄只有0.6米宽,仅容一头猪过去。另外还有很多此类地名,卖木头的地方叫“斗巷”,取日进斗金之意,卖菜的有菜蔬弄,卖柴的有柴行弄,卖石灰的有石灰里。一条弄堂里住的都是木匠,叫木匠弄。这样的老地名有很多。

还有一些比较有意味的地名,比如“牛角尖”,就是有个人特别爱钻牛角尖,投井而死,别人就在那竖个牌子叫“牛角尖”,以此警示后人。

一个地名背后就是一个故事。现在还剩半条街的“十子街”,这个名称来源于北宋文学家邹浩家世。邹家生有10个儿子,其中三个中了进士。十子街沿用至今,以前大肚子孕妇生产前都要去十子街走一趟,寓意多子多福,子孙成才。

“可惜的是,很多用了1000多年有着丰富文化内涵的老地名,现在都消失了”,季全保说。

对一些老地名的消失,常州市文广新局副局长张戬炜也显得很是痛心。据他介绍,常州市中心的老街区西瀛里,现在已经改造变成莱蒙商业街区,那里原来有条路名叫“池塘沿”。这个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地名,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它的来历?据考证,“池塘沿”那里原来是有一个池塘。那个池塘是常州有名的庄氏家族所在的“传胪第”里挖的一个池塘。庄家在那里修有一座藏书楼,池塘就是用来防火的。池塘沿这条路因池塘得名,藏书楼用得着挖一个池塘,足以说明藏书楼的规模。地名没了,地名所承载的历史文化痕迹也就消失了。张戬炜说,常州城区像这样消失掉的老地名还有很多,仅西瀛里地块就有几十处。

常州到底有多少古地名消失了?据季全保等几位专家介绍,常州古城范围内200多个主要的老地名,到目前已经差不多消失了一半。季全保眼下正和常州几位文史界人士编撰的一本收录常州老地名的书籍,“应该对老地名的保护能起到一些作用。”

民政局:

加强老地名保护研究

12日,常州市民政局相关部门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近年来,常州市区每年新增地名近百个,而老地名也在逐步消失。

据介绍,常州市民政局非常重视老地名保护工作,已委托常工院发展研究中心,成立了课题组,旨在加强老地名保护和研究工作。近年来,常州在对地名文化保护工作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力争保留一些老地名,比如,南大街改造中保留了“双桂坊”“青云坊”“南大街商业步行街”;在市区主要道路命名中,保留了“延陵”“晋陵”;在一些次干道命名上保留了“林庄路”“留芳路”“三井路”“邹傅路”“砚瓦路”;在一些住宅小区保留了“采菱家园”“陈渡新苑”“觅渡雅居”“万福花园”“中吴雅苑”“安阳花园”“娑罗家园”“博爱花苑”“项家花苑”。

这位负责人介绍,常州将利用建设常州历史名城机遇,切实做好地名文化保护工作,将做好以下几条措施。一是开展地名文化研究,对地名工作进行系统梳理和资料保护;二是力争尽快修订《常州市地名管理办法》,明确地名主管部门履行保护历史地名、宣传地名文化的职责;三是在常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项规划中,增加老地名保护内容;四是应会同文广新、规划、建设等部门和专家,对实体已经消失的老地名和即将消失实体的老地名进行鉴定,报市政府批准,向社会公布,并在原址设置统一的标志牌,标明老地名的位置、历史沿革、文化内涵、历史文化遗迹等内容。

现状

地名,游子回家的路标

常州市文史专家邵志强认为,老地名是一个城市历史文化的载体。地名被一代代人赋予了情感,是活生生有灵魂有生命的东西,让每一代人和前代人能对话,是游子回家的路标。“一听到出生地的那个地名,往往能触动一个人心灵最柔软的地方。可以说,老地名,怎么形容他都不过分。”

恶劣!小区以开发商命名

在张戬炜看来,目前新地名中最不能容忍的一个问题是,一些居民住宅小区使用开发商房产公司的名字,“小区的名字是要写进每个公民的身份证的,小区用开发公司来命名,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户籍在那个小区的每个人身份证上都有开发商的名字,身份证成了开发商的广告载体,这像什么话?这是一件非常恶劣的事情。”

恶俗!以各地山水来命名

季全保则举例说,常州市有些路都采用全国山水来命名,比如太湖路、泰山路,这种用其他地方的名字来命名自己城市道路的做法,本身就是对自己城市文化的不尊重。因此,他认为,新命名一个地方,一定要慎重。

建议

对新增地名审议、修改

在采访中,不少专家建议,常州应该成立一个“常州地名专家咨询委员会”,新增的地名由专家进行审议、评论或者修改,之后再将新地名交由当地居民代表进行讨论,制定出一整套“专家+民意”的地名审定过程,这样才比较合理。另外,要编制地名目录,将常州历史上的老地名都收录其中,并记录地名所在位置、地名背后的历史文化内涵。

对地名进行“分级保护”

常州工学院常州研究中心受常州民政局委托,从两年前开展“常州市地名保护与利用”课题研究工作。据该课题负责人、常州工学院常州研究中心主人马树杉介绍,目前课题组正在做大量的老地名梳理工作。对老地名保护,他提出,一是建议政府出台相关地名保护的法规性文件,对地名进行“分级保护”,将老地名按照一定标准分成特级、一级、二级等,并采取相应措施进行保护。

给老地名“树碑立传”

其次,马树杉还建议,对于一些已经消失的重要老地名,以树碑、牌等方式进行保护。他举例说,常州古城有青山门、德安门、广化门等,现在几乎都已消失。比如青山门在现在的青山桥位置,那里有个公交站点,今后可以考虑将那里的公交站点改成“青山门”,同时在边上竖一个碑牌,介绍青山门。如果十几个城门所在地都能做到这样,基本上就可以勾勒出常州古城的完整形制。这不仅仅对地名保护,对常州历史文化古城的保护都是件好事。